人会坚定地发展机器人

我对机器人最早的认知是来源于年幼时候看过的一些动画片,诸如:变形金刚、铁壁阿童木等。那个时候仅仅觉的机器人很厉害,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并没有太多其他的想法。直到长大后看过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人工智能》,心里才隐约有些纠葛。昨天,有幸受邀参加百度The Big talk第五期《机器人的未来》,听到来自MIT电脑与人工智能中心主任Daniela Rus 丹妮拉·鲁斯及康奈尔大学创意机器人实验室主任Hod Lipson 胡迪·利普森和百度技术副总裁王海峰三位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专家分享的关于机器人的一些见解,心中的那些纠葛竟然逐渐趋于明朗……

人会坚定地发展机器人

尽管目前投入应用的机器人都还处于初级阶段,人工智能还相差很远,但已经有一些机器人威胁论被相继提出,认为未来人类可能会面临机器人的威胁。当然,这些质疑和目前机器人在制造、科研、军工、家庭生活等领域所起到的巨大作用相比,已显的微不足道。在我国,机器人被按照应用环境分为两类:工业机器人和特种机器人。工业机器人我们可能接触的不多,它主要被用于一些工业生产线上,例如:多关节机械臂、多自由度机器人等;特种机器人则包括服务机器人、水下机器人、娱乐机器人等,例如我们现在常见的空中机器人即是空中无人机,目前无人机已被广泛用于农业、军事领域。机器人的应用,尤其是在工业生产线上的机器人,它起到的作用不仅仅是解放了人类的双手,而是直接提高了工业生产效率和精准度。

在富士康的生产线上,就有近30万台机器人在不分昼夜的忙碌着,这个数量在3年后将会达到100万台。据富士康相关人员介绍,大部分机器人都被用在不适宜人工工作和一些工序重复操作较多比较枯燥的环境下,像喷涂、焊接、装配等工序上,大部分都是由机器人来完成。当然郭台铭也有自己的一本账,一台机器人可以7X24小时来工作,如果人工来做,最低需要三名工人来完成,三名工人的用工成本在10万以上,而一台机器人的成本还不到10万。这就是富士康“机器人计划”的出发点,机器人比人类更快、更准确、更高效、成本也更低……单单从经济效益上讲,我相信,人类肯定会坚定地发展机器人。

未来,机器人会不会成为威胁?

其实在百度The Big talk第五期《机器人的未来》的讨论环节中提到一个问题,就是机器人到底是可控不可控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王海峰和Daniela Rus的观点比较一致,认为机器人是可以控制的,而Hod Lipson则表示的不怎么乐观,他表示正如现在的互联网一样,我们尽管创造了它,却无法真正的控制它。那么,机器人到底会不会成为威胁?

其实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牵扯到一个很深的哲学问题。在人类世界,为什么会有战争、杀戮、纠纷、分歧?可能很多人觉的是思想在作怪,是金钱利益的驱使,各种观点不一而足。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万恶之源”?边琼认为金钱并不是“万恶之源”,“金钱本身无罪,有罪的是滥用金钱的人”,“人的贪婪与邪欲才是真正的邪恶源头!”。笔者深以为是,欲才是万恶之源!是贪婪与邪欲造成的人类贫富、阶级的分化,价值观、思想观的不同,也是一切战争、杀戮、纠纷、分歧的根源。

那么,机器人的欲又是什么?它是否会有贪婪与邪欲?只有回答了这些问题,才能回答,未来,机器人会不会成为威胁?

未来,人类最大的威胁还是人类自己

剑,对人有没有威胁?一把无主之剑自然对人没有任何威胁,但一旦被人握在手中就成了伤人利器。同样,机器人也是如此,对人类是否有威胁,还是要看站在机器人背后的人。人类可以赋予机器人人工智能,也能把自己的各种贪欲邪欲强加给机器人。例如今天的空中机器人——无人机,它既可以为重大灾害预警,也可以为人类做高空拍摄,运送货物;但同样的是它也可以作为武器投放炸弹成为大杀器。

1,机器人不应伤害人类;

2,机器人应遵守人类的命令,与第一条违背的命令除外;

3,机器人应能保护自己,与第一条相抵触者除外。

在1940年科幻作家阿西莫提出的“机器人三原则”显然在现实中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贯彻,机器人,是作为工具助力人类发展进步,还是被当作武器用来消灭人类,决定权似乎并不在机器人,而是机器人背后站着的人。人类未来面临的最大威胁并不是机器人,而是人类自己。